華建國,把中國核電推向國際頂級

發布時間:2019-03-15 17:31

他是家裏地位最低的好男人

卻是能把中國核電推向國際的頂級工匠

華師傅今年59歲,和視頻裏看到的一樣,衣著樸素,頭發花白,眼神犀利。

他說,在上海灘,除了他估計沒人敢說鉗工第一。

華師傅這樣說,有他道理的。

1990年,他代表公司參加全國職工技能大賽,在上海鉗工選拔賽中一舉奪魁。2003年,他再次參加全國職工技能大賽,再次奪魁。

時隔13年,43歲的他拿起銼刀,還是一樣遊刃有餘。

專家評委大為詫異,四十多歲了,還堅持在一線。就華師傅這種職業精神和專業水平,絕對夠資格稱得上“上海第一鉗工”。

華師傅叫華建國,是上海的首席技師。1980年,他從上海汽輪機廠技校畢業。當時技校學的都是實打實的真本事,可以說在學校裏,已經吃起了蘿卜幹飯。走出校門,他已經是一個基本功相當紮實的鉗工了。

華建國從上海鍋爐廠的鉗工做起。十幾年的時間,諸多世界級的項目上留下了他的印記。

中國首創反應堆壓力容器主接管采用車銑加工

中國第一根船用曲軸最終機加工

世界首台AP1000堆芯補水箱機加工

世界首台16500噸油壓機關鍵零件機加工

09係列核潛艇用反應堆壓力容器加工

中國首台1000噸級加氫反應器密封麵加工

在這些“中國首創”和“世界首台”的背後,都有這位並不時常被人提起的華師傅。

2007年,華建國來到核電公司。

深孔鑽磨削,支撐板拉刀磨削,夾具設計、製造、機加工,鉗工零件製造,他一下子鑽進了要求更精密的工作中。

那幾年,他參與了秦山、昌江、寧德、紅沿河、田灣、陽江等項目的製造、搶修及技術指導,涵蓋國內90%以上的核電站項目。在修繕三代EPR、AP1000堆型、CAP1400堆型的關鍵部件時,自創世界領先的修複技術,在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四代核電的建設上作出突出貢獻,“金屬雕刻家”的美譽,也在那時留了下來。

有多少磨練,就有多少認可。

2014年華師傅獲“上海市技能大師”,大師工作室也從那時候成立起來。他儼已成為核電公司的“鎮館之寶”。許多在外人眼裏不能做的活,在他手裏都能手到擒來。

還記得視頻中的故事嗎?打磨誤差小於頭發絲的十分之一,這是他的絕活。

焊接總要留下疤痕,核電反應堆的密封麵也不例外。焊接探傷檢測發現瑕疵,就需要“剜除”,再進行補焊。補焊疤痕需要做修複,它們不僅涉及到美觀,更牽扯到材料應力和設備壽命,最嚴重時還可能導致核泄漏。這種補焊疤痕極難修複,不僅是一個精細活,還是一個100%手工活。

精細到什麽程度?

在100毫米跨度中,偏差不超過1絲。

要平到什麽程度呢?

比鏡子還要平。

2016年夏,由核電公司承接的石島灣高溫氣冷堆密封麵出現了補焊情況。好幾個鉗工師傅花了幾周的時間都沒能修複到位。隻能請華師傅出馬,華建國沒什麽特殊工具,拿著一把小鋼銼,輕裝上陣。

華師傅就是靠這把小鋼銼,經過成千上萬次地打磨,最終,把這塊補焊疤痕打磨得平滑如鏡。設備驗收時,監造不敢相信。

“不是補焊過嗎?補焊痕跡呢?”

“磨掉了。” 

“磨掉了?焊痕陰影呢?”監造追問。

“也磨掉了。”

“怎麽可能!”

“就這雙手上,練三十年,你也可以!” 

華建國說,年輕人磨不掉,是手上的勁道不夠。這種勁道是需要經年累月練習的。“年輕的時候,每天練一兩個鍾頭是常事。”當時,為了練習這種勁,他把一根直徑50毫米的45號鐵棒銼成一根鐵釺,完成了現實版的“鐵杵磨成針”。暑往寒來,他磨壞的銼刀堆成了山。

可能你記住了華建國這個名字,但比這重要的,是記住他身上匠心卓越的精神符號。正如視頻的名字《平凡的榮耀》,匠心卓越的身份無需偉大,他可以是家裏地位最低的好男人,也可以是龐雜製造環節中的一名小鉗工;但匠心卓越的目標必定不凡,他要把核電站壓力殼密封麵的百毫米誤差控製在頭發絲的十幾分之一,又要把中國核電推向國際的頂級。